其實我挺喜歡數學的,它沒有語文的迂回,沒有英語的語法,沒有歷史政治的復雜和信息量,它有的只是不會做,不會做,和不會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