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產隊殺鵝過年,隊長寫通知,把鵝字寫得較散,變成:“下午男人殺我鳥,女人拔我鳥毛,晚上男女老少都來吃我鳥肉!也可以吃我鳥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