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個朋友不愛洗頭,有一天眼見著他那頭已經臟得不行了,我就問他:“哥們兒!幾天沒洗頭了??!”他說:“哪有!昨天剛洗的!” 我詫異:“昨天剛洗你今天頭就這么臟了??用什么洗的?” 他說:“干洗的!” 我不信:“哪能??!干洗能洗成這樣?” 他突然用手瘋狂地撓頭,頭皮屑亂飛,然后很淡定的回答:“就是這樣干洗的.......”